威尼斯手机客户端网站屋内密密麻麻排着油缸油瓮,那老太太只给了一个女儿吃

作者:威尼斯城所有登入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4-21 16:21    浏览:77 次

[返回]

清末民初那一阵,白州青平镇有个牛六,有屋有田,在当地算个富户。牛六父母去世时,他尚未娶妻,单身一人,吃喝用度十分随意,从不知道节俭二字。

![图片上传中...](file:///storage/sdcard1/MIUI/wallpaper/萌宠 (6)_&_1fc52967-5578-4639-bc79-ee010f72063c.jpg)阿花是只黄色的野猫,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碧绿色大眼睛。
阿花有个赖以生存的本领——逮野兔子。阿花从有记忆起就一直在这座山里生存,至于阿花的妈妈,两个月前就被一个捕兽夹给夹死了。那时候阿花生病了,妈妈为了给阿花找吃的就独自外出狩猎,饥肠辘辘的阿花妈妈看到一只被捕兽夹困住的野兔子,上前想把兔子取下来,然而不小心被捕兽夹夹住了腿,血流不停。阿花坐等右等不见妈妈回来,等它跑出来找妈妈时,就看到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的妈妈。
阿花很伤心,当它刚想把妈妈从捕兽夹上救出来时,一个人类却出现了。是个老头,看到捕兽夹上的猫,无奈的说了句,唉,可惜不是兔子啊。说着,就把阿花的妈妈腾出来,扔在一边。那个人类走远以后,阿花扑到妈妈尸体的身边,悲哀的“喵呜~喵呜~”仿佛这样就能把妈妈唤醒似的。
天气越来越冷,山上的草也逐渐枯萎变黄,这时候兔子比夏天时少了很多,阿花能捕到兔子的天数越来越少。等到冬天一来,大雪一下,兔子就更不容易捕到了。阿花想屯兔子肉,但是没地藏,因为这座山里还有不少跟它一样的食肉动物,阿花藏起来的肉没过几天就不见了。
唉,哀猫生存多艰,阿花想。
这一天,雪还是来了。下了整整一夜,第二天阿花出洞门口看时,整座山都是银装素裹,只有青松还是绿色的,雪白跟青色交相辉映。风景很漂亮,然而阿花肚子很饿。它已经三天没有逮到兔子了。
阿花知道这座山脚下有一户人家,也许,那户人家有过冬的食物……
阿花饥肠辘辘的来到山脚,跳上这个房子的窗户,阿花透过窗户看到屋里一排排的腊肉干,阿花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。
门没关,炉子还有火,说明人离开没多久,这时候进去偷肉吃,应该不会被发现。阿花想了想,就悄无声息的跑了进去,腊肉挂的不是很高,阿花选了一条不是很大的腊肉叼走,刚跑到门口,主人回来了。阿花的心瞬时跌到了谷底,它怕主人一棍子把它打死,它以前听妈妈说起过,它的叔叔老黄就是因为偷了人类的一块腊肉被一棍子打死了。阿花惴惴不安,一边害怕一边想着逃脱的法子,现如今只有放弃腊肉才能跑得更快了。
阿花做好逃跑的姿势,谁知,那个人类笑出声来:“你个小馋猫”。阿花虽然听不懂人类的语言,但是它听得出这句话里的情绪,主人不是很生气。阿花抬头一看,是个老太太,且凭阿花灵敏的直觉感觉出,这个老太太对阿花没有恶意,也没有杀气。阿花有点不知所措,但是生存的本能占据了上风,再加上老太太迟迟对阿花没有动作,阿花就叼着那块腊肉迅速的跑出了门外。
回到山上后,阿花靠着那块腊肉存活了一个星期。
食物吃完了,阿花又跑出去逮兔子。凭阿花的本事,在兔子繁殖的季节,阿花每天都能够吃得饱饱的,然而冬天一到,兔子少了不少,即使偶尔出现一个,那也是极其灵敏的,阿花的火候还没到那个地步,因此经常败北。唉,巧猫难为无兔之炊啊。
两天过去了,阿花又冷又饿,无奈的阿花只好又跑下山,那个房子还是跟上次一样,只是这次,阿花发现窗边挂着一块腊肉,高度正好够阿花叼走。阿花很吃惊,难道,是那个人类老妇人特意给我的?
正在犹豫,阿花听到了人类脚步声,缓慢但是沉稳。阿花抬头看着来人,熟悉的气味,是上次的那个老太太。老太太看到是阿花,慈祥的笑道:“你好啊,小花猫。”
阿花听不懂她说的是什么,但是感觉到她并没有恶意,也用猫族的语言回应她“喵呜~”老太太仿佛很开心再次看到阿花,她绽放出温暖的笑容。她蹲下来,伸出手,想触摸阿花,阿花出于警惕和自然反应躲开了。老太太也不恼,依旧笑呵呵地看着阿花。
阿花深深地看了老太太一眼,叼着肉消失在了山脚。
整个冬天,阿花逮不到兔子时,都有老太太的腊肉救济,阿花在这个冬天里都很充裕,起码没有冻死。冬去春来,兔子又漫山遍野的跑。阿花使出了看家本领,逮着兔子一只又一只地往老太太家门口送。老太太几乎每天都收到一只野兔,她一下子吃不了那么多,就把野兔子肉做成肉干,晒起来。
阿花现在每天都很开心,因为它现在可以跟老太太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是阿花也没闲着,它经常跑出去逮兔子,然后交给老太太处理,逢年过节老太太还包兔肉饺子,对阿花来说,还是光吃肉的好吃。
阿花跟老太太每天都过得其乐融融,一人一猫在这山脚下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。阿花想,这也许是最快乐的日子了。

这是中国清朝嘉庆年间(公元1811 年)的一个故事。

有一日,镇上来了一对逃荒的母女。那女儿只有十六、七岁,饿得皮包骨头,眼窝深陷,一脸菜色。包子店的老板给她们施舍了几个牛肉包子,那老太太只给了一个女儿吃,剩下的全塞到了破包袱里。旁人问她为何不吃,她说吃不得,等哪天遇不上施舍的好心人了,能救命。牛六观看了一阵,一时动了恻隐之心,心想自己家反正有的是房子,有的是粮食,就把这可怜的母女带回了家,一日三顿,管吃管饱。

  当时西蜀有一个颇有名气的大油商,他家世世代代收油卖油,开着一家大油行,每年要做万担上下的大买卖。每逢收籽打油季节,他总要大量收购菜油,装在大油瓮或者大油缸,然后慢慢转运出去卖个好价钱。为了能贮存大量油,他家就建造了一间庞大的仓库。

女儿名叫阿水,在牛六家住了一段日子,脸上有了油光,一看,原是个十分俊俏的大姑娘。牛六对阿水有了意思,就去向阿水的母亲提亲。那老太太巴不得呢,一百个应承。当晚就安排两人圆了房,牛六白捡一个媳妇,连媒钱都省了。

  这年年成不错,油行老板收足了油,将油贮在仓库里。屋内密密麻麻排着油缸油瓮,一眼看去,甚是壮观。早些日子,他发现屋里常常短油,心里十分窝火,心想这总是哪个手脚不干净的伙计干的,他总想亲手抓住这偷油贼,惩罚他一下,这才能杀一儆百。于是,他就在仓库角落偷偷安了一张床。

成婚后,母女俩由客人变成了主人,把牛六家料理得井井有条。牛六对母女俩九十九个满意,惟一不满的就是觉着丈母娘有点烦人。

  这床搭在几只大缸背后,十分隐蔽。他一连守了几夜,虽说十分警惕,却总是抓不到小偷。这天一早起来,他觉得鼻塞头重,两条腿较绵绵的,他就只好躺在床上休息。

牛六随意吃喝惯了,想着怎么吃就怎么吃,吃不完,也不管是白花花的米饭还是流着油的肥肉,往桶里一倒,一点儿不觉得可惜,也不知道养个猪啊鸡啊的来捡。母女俩来后,看着牛六这么糟蹋粮食,心疼得要命。每顿吃饭,母女俩不单把饭碗里的米粒一粒不剩拔拉进嘴里,饭桌上掉下的饭粒儿,也被他们捡拾得干干净净,甚至菜盘里剩下的汁儿,也舍不得倒掉,留着下顿拌饭。倘若让老太太做饭,那更荒唐了,她连上顿留下的锅巴都舍不得洗掉,就那么倒米进去煮了。煮出来的米汤,她视如宝贝,一滴不剩全喝光。牛六有时候看着挺生气的,心说我又不是不够你们吃的,真是饿死鬼投的胎,饿怕了!

  他刚迷迷糊糊合上眼去,突然,不远处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。他想:原来这贼大白天也来偷油!捉贼捉赃,我得沉住气,先让他偷了,跟他来个人赃俱获。

有一天,牛六想上山打野味,到杂物房里拿套子时,看见墙角放着一个小瓮子。用脚踢了踢,感觉挺沉,好奇地揭开瓮盖一瞧,里面居然是满满一瓮米。他挠着头直叹奇怪,米缸明明摆在外屋,是谁在这藏了一瓮米?

  猛地,油瓮上的木盖“咣啷”一声响,油行老板探出头打油缸旁望去,嗬,原来是一只老鼠。他心里有些失望。他好奇地打量着。只见这只老鼠在木盖上东嗅嗅,西闻闻,四围团团转了一圈,“噗”的一声跳下瓮来。油行老板嘘出一口气,便又躺倒,合上眼睛。

想了想,他明白过来了,这准是老太太做的好事。接着他来了气,你吃住在我家,还在我家偷偷藏米,到底想干什么?

  但是,他才蒙蒙眬眬要入睡,又听见“乞乞擦擦”的声音。他再挺起身来一看,大大小小七八只老鼠,都爬上了这只瓮。原来这油瓮的木盖上有一个小窟窿,刚才那只老鼠已侦察出来。现在,它们打算钻进洞里去偷油。

他一生气,索性不上山了,把那瓮米抱出来,喊来她们母女。老太太一看那个小瓮,当即就明白是咋同事了,连说:“是我藏的,不关阿水的事。”

  洞小老鼠大,它们有什么办法?

牛六板着脸问:“你藏着米干什么?想拿去换钱使么?”

  “嗖嗖嗖,嗖嗖嗖”,这些坏蛋,一齐在啃那个洞了。油行老板还是不吭不声,他倒要看看这些老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。

老太太慌忙摆手:“不不不,我我我……我只是想藏着点吃的,这样心里才踏实。”牛六不满地哼一声:“真是一辈子想做饿鬼!”

  洞啃大了不少,几只老鼠往下探望了一阵,都团团转着没有一只敢往下跳。

老太太惴惴不安,低头顺脑地听女婿发了一通脾气,轻轻叹了口气,说道:“牛六呀,你说得没错儿,你是没有尝过饿,我真是给饿怕了。从小到大,我都是饱一顿饥一顿过来的,在娘家时吃不饱,嫁了人也吃不饱,我亲娘和你没见过面的丈人,还有阿水的两个姐弟,都是给饿死的呀。俗话说得好,饥时想着节时饭,寒时想着嫁时衣,咱们现在虽然吃穿不愁,却也不能光顾眼前,得想着以后,藏着点吃的,万一到什么时候,那可是能救命的……”

  油行老板这才记起来,心里暗暗好笑:哈,这只瓮没装满,只半瓮油看你们怎么办。

牛六听她哕哕嗦嗦说了一大通,有些恼羞成怒起来,挥手道:“行了行了,等到了那个时候你再说吧。你给我把藏的东西拿出来,以后不要在我家东藏西藏的!”老太太嗫嗫嘴,还想说,阿水急忙拉拉她衣袖。老太太无奈地叹口气,只好带着牛六去“起赃”。牛六跟着她一路走去,在自家屋里转了一圈,只见老太太在一个又—个旮旯角里拿出一样样东西,就像变戏法一般,让他把眼都看直了。起完了摆在一堆,全是吃的东西,有米有谷,有油有盐,木薯干、蕃薯、芋头……凡是他家有的东西,她全藏了一些。

  但是,老鼠还是想出办法来了:一只大一点的老鼠衔住一只小一点老鼠的尾巴,被衔的那只钻进洞去,慢慢儿,慢慢儿地往下面去。不过才一会儿,马上又被拉了回来。看来,瓮深油浅,老鼠还是吃不到油,它们失望地转了几圈,又一齐跳下瓮,回洞去了。

牛六看着这堆吃的,简直是哭笑不得,又说了几句老太太,这事就过去了。

  油行老板心想:这下,它们该死心了吧。

过了一段日子,老太太突然—病不起,不久就去世了。牛六办完丧事后,整理房屋,又在许多旮旯角里起出好多吃的,原来这老太太还是改不了她的毛病,仍旧偷偷摸摸地藏东西。

  他又躺倒,呼呼入睡。蓦地,他又被一种异样的声音惊醒。他揉眼一看,这下可好了,黑压压上百只老鼠一起拥来,正中灰蒙蒙、毛茸茸、猫儿大小的,不知是件什么东西。只见众老鼠将这东西抬到油瓮旁边。不一会,这东西便“吱吱吱啧啧啧”的叫了起来。众老鼠都静下来,像在恭聆它的教诲。

老太太去世后,牛六时不时仍旧在屋里发现藏着吃的,原来阿水跟她母亲一样,也有爱藏吃的毛病。

  好一会,众鼠散开,来到刚才那只油瓮面前,一齐用前爪使劲扒地。说来也怪,它们不是四周一齐扒,只集中力量扒一边。别看鼠小力气小,因为集中了好多只老鼠,力量倒也不能低估。才不一会儿,瓮边的泥地已扒出一个穴来。油瓮一边底脚空虚,竟缓缓地侧了过来。

每回发现,牛六总是啼笑皆非,免不了要呵护一番阿水。阿水每次都不敢分辨,总是说以后一定要改,可就是改不掉。

  油行老板这才恍然大悟:呀,它们是在扒地让油瓮倾倒出来。这样,它们就可以偷到油了。

一天,下着大雨,到晚上的时候,牛六忽然来了酒兴。可家里没有什么现成的菜,雨又不停,没法去镇上买,杀鸡杀鸭,总嫌麻烦。在屋里转来转去,突然记起家里还有几块腊肉,正是下酒的上等美味。

  瓮脚渐渐倾斜,终于“哗”的一声,木盖滚了下来,眼看一瓮油要倒下了,油行老板大叫一声,操起一根木棍一跃而起。众老鼠不防有人,吓得一哄而散,只是事情来得突兀,来不及扛走刚才抬来的那件东西。

他揭开存放腊肉的缸一瞧,里面空空的。他连拍脑袋,分明记得还有几块的呀,这些日子又没吃,怎么就不见了?

  油行老板走近了仔细一看,嗯,原来是一只硕大无朋的老鼠。它惊慌失措,蠕蠕而动,只是不知为什么,竟没逃走。油行老板俯下身去再仔细看,却是一只没了四只脚的老鼠。

一问阿水,阿水的脸唰地红了,嗫嗫道:“是、是我藏好了……”

  这可是件怪事儿。油行老板扶正了油瓮,用一块砖头垫稳妥了,然后去叫来了几个伙计,众伙计见到这件怪物,个个啧啧称奇,都说没见过这种没脚没爪的老鼠。他们将它提起放在天井里,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。

“藏藏藏!你藏个屁呀?”牛六火了,“还不给老子拿出来!”

  油行老板有位年已古稀的老祖母,当日正有病卧床,听见外面议论纷纷,就问是怎么一回事。她媳妇就对她说了捉到一只没脚大老鼠的事。

阿水急忙跑到杂物房,在一堆杂物下抱出一个小瓮来。放到明处一瞧,不禁大惊失色。原来上面的木塞盖子不见了半边,一看就像是被老鼠咬掉的。

  老太太一听,说:”嗯,你扶我起来,我看看去!”

拿开木塞,伸手一掏,只掏出来几块被老鼠吃剩的皮。阿水一跤跌坐在地上,眼泪唰地流了下来,她是心痛加悔恨,好好的腊肉竟被老鼠糟蹋了。

  她由人搀着,颠巍巍地走到天井里,俯下身来细细看了一阵,说:“你们拨开它的毛看看,断了的脚还在吗?”

牛六当下气得眼冒金星。他倒不心痛腊肉被老鼠吃,而是眼下火烧眉毛,急着等菜下酒,谁知媳妇竟做出这等蠢事来,今天这顿酒是喝不成了!

  一个伙计拨开它的长毛一看,果然,四只脚连同尾巴早不知被什么人斩断了,只留下一截残根。大家都很惊奇,问老太太怎么会知道这老鼠脚被斩断的?

他怒气冲冲地一巴掌拍过去,骂道:“以后你再学你娘,给老子滚回你老家去,当你的饿死鬼吧!”

  老太太说:“这是多年前的事了。那年,他爷爷还活着,有一天,一只老鼠来偷油,被伙计捉住了。这个伙计恶作剧,就拿刀将它的四条腿和尾巴都剁下来,将它丢在天井里。谁知,第二天起来就没了老鼠的踪影。大家虽觉奇怪,却也没放在心上,想不到是它的同伴救了它去,至今还活着。”

有了这次教训后,阿水果然改了毛病,不敢再藏吃的了。

  看来是刚才众老鼠偷不到油,就去请来这只足智多谋的断足鼠,为它们出谋划策了。

一晃,又过了半年,阿水生下一个大胖儿子,一家人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。谁料到,有儿子还不到一年,牛六的好运似乎就到头了,交上了恶运,倒霉事接二连三地找上了他。

  油行老板到这时才明白,为什么它的仓库里时不时短油,就因为有这么一只老奸巨滑的大老鼠在为众老鼠出主意,他就打死了这只断足鼠。

有一次,牛六不知冒犯了那位天神,竟莫名其妙地惹上了一桩人命官司。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啊。迫不得已,牛六明知自己冤枉,可在那年头那世道上,也只得自认倒霉了,卖光了田地,倾尽身家,这才买回一个平安无事。

  (张 彦)

这事一完,牛六又大病一场,差点儿一命呜呼。好了起来一看,除了住着的房子,他什么都没了,而且还欠了一屁股债。这下,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没奈何,为了养活妻儿,他只好到镇上打短工。家里越过越穷,到最后,竟到了揭不开锅的地步。

搜索